赛美网!

赛美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本地资讯 >

华容“绿盎山庄”案:薄冰上行走的官与商

时间:2019-03-17 20:02来源:网络 点击:
湖南绿盎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龙国荣,华容籍人士,在外经商多年,2017年4月回乡,着手进行绿盎生态农业园区建设。
          近日,湖南绿盎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龙国荣,被岳阳市华容县警方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刑事拘留,占地约8亩的休闲生态农庄餐宿设施“绿盎山庄”被当地政府组织力量强制拆除。这位回乡创业的华容籍企业家斥资千万元开启“绿盎生态农业园”建设,被华容县政府确定为2018年度重点扶贫项目实施单位,市、县领导批次前来视察调研,给予支持,直至该公司建设的绿盎山庄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事发,被湖南省国土厅列入 “大棚房”专项整治挂牌督办。既无法律保护,又失去官权护佑的绿盎项目迅速塌陷,龙国荣身陷囹圄,该案在当地引发强烈反响。
 
          湖南绿盎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龙国荣,华容籍人士,在外经商多年,2017年4月回乡,着手进行绿盎生态农业园区建设。
 
          绿盎生态农业园蓝图设计相当美好。拟投资1亿元打造华容县新河乡徐家岭田园漫生活主题农庄,计划建设传统农耕、采摘体验、大棚蔬菜、干菜加工、冷链物流、文化交流、生态餐宿、民俗游乐等十大主题功能区。致力打造大型综合性现代农业生态园,朝着建设生机盎然美丽乡村,推动休闲农业转型升级,带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
 
          资料显示,至2018年11月9日,绿盎公司已完成项目投资3000万元,共流转土地3191亩,建设完成标准蔬菜大棚150个,现代恒温育苗大棚2000平方米,园区道路硬化5.5公里,完成下水道建设7000多米,浚绿化主沟渠500米,完成花卉苗木基地80亩,完成相关设施建设8000平米,特种水产养殖基地升级120亩,镜月湖园林开挖及建设100亩,建成乡村观光休闲餐宿区。
 
          结对帮扶贫困户35户,吸纳当地村民200多人就业(少数为残疾人),就业人员平均年收入突破30000元。发展蔬菜种植专业合作农户350户,园区每天向长沙、武汉、广州、深圳等地销售鲜活农产品30吨以上。
 
          笔者从华容县政府网站搜到2018年7月26日发布的《华容县2018年省重点产业扶贫项目实施方案》,获知绿盎公司被该县确定为2018年度重点产业扶贫实施主体,安排专项资金70万元。
 
          “今日华容”2018年9月29日报道,华容县委书记刘铁健到新河乡调研指导基层党建、现代农业发展、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招商引资等工作,摘录如下:
 
          “湖南省绿盎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位于新河乡徐家岭村,流转土地2400亩,以大棚蔬菜种植为依托,综合配套建设冷冻保鲜、蔬菜加工、观光休闲、餐饮住宿、水果花卉种植等设施,致力打造成大型综合性现代生态农业园。刘铁健仔细询问了企业负责人项目规划、企业效益、产业融合等情况,并嘱咐企业负责人进一步完善园区发展规划,提升园区建设和管理水平,助推现代农业提质增效、农民增收致富。”
 

 
          照片中书记调研脚踏之地,正是绿盎公司占用的被国土部门认定的基本农田,书记身后的大棚房,正是后来被省国土厅督办拆除的绿盎山庄。
 
          2018年,新河乡党委政府在绿盎公司举办全国第五个扶贫日主题活动。
 
          绿盎公司被推上风口,该公司某员工感慨:我们也曾担心绿盎山庄用地的问题,乡国土也过问过,但没有执行措施,等于做样子走过场。我们以为扶贫产业项目政府会另眼相看,一路绿灯,以为只要目标是好的,过程就不那么重要了。
 
          笔者获得一份华容县政府2019年1月14日印发的《华容县大棚房问题清理整治整治情况工作汇报》影件,文件称根据国土部门提供的图斑(可能是国土资源部卫星遥感监测图斑)发现绿盎公司非法侵占基本农田53亩。
 
          占地几十亩的非法建筑物摆在农田区,当地国土主管部门没有卫星就发现不了吗?
 
          前来绿盎调研指导的市、县领导,只要对农业略为了解,就看出建在农田区的绿盎山庄有问题。
 
           或许,拆除绿盎山庄并非华容县政府意愿,华容县政府若想坚守耕地红线,绿盎公司在基本农田上连一堵墙都砌不起来。
 
          内地县乡,最能吸引企业前来投资的莫过于土地资源,拿得出手的政策支持莫过于用地宽松。
 
          农地监管时紧时松,地方上随其摇摆。2018年9月15日,国家农业农村部、自然资源部发动全国开展“大棚房”问题专项清理整治行动,坚决遏制农地非农化。绿盎山庄被标记在国土监测遥感卫星图斑上,被湖南省国土厅挂牌督办,要求在2019年2月25日完全整改到位(拆除复垦复绿)。
 
          绿盎山庄早于2018年4月动工到建成营业,在长达5个月的建设期间,负有属地管理责任新河乡政府对侵占农田违法建设没有实质性作为。
 
          直至全国开展“大棚房”专清理行动,华容县国土局才于2018年10月9日向绿盎公司下达《责令限期恢复种植条件的通知》。
 
          绿盎公司想保住耗资不菲建起来的绿盎山庄,整改没有按要求到位。
 
          2018年11月28日,华容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对绿盎公司法人龙国荣执行刑事拘留。
 
          2019年2月22日,华容县对绿盎公司休闲餐饮设施实行强制拆除,湖南省自然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赖馨正现场督导拆除工作。
 
          公司法人被刑拘  绿盎成为弃卒
 
         《华容县大棚房问题清理整治整治情况工作汇报》指出,绿盎公司侵占了53亩基本农田,而绿盎公司人员则称绿盎山庄建在一片荒上,并出示建前所拍地貌照片。
              
          绿盎公司人员提供了多位当地村民所写的文字证明,均称绿盎山庄建在面积约二、三十亩的废弃的砖窑厂旧址上,此地一直荒芜,瓦砾成堆,坟墓八座,大水塘三口,杂树杂草,仅种植有少量黄豆等作物。
 
          如此看来,绿盎山庄占用是早已损坏且未修复的基本农田,甚至仅是列在册中的“基本农田”。
 
          不久前发生的秦岭别墅案,当地政府前期处置不力,导致多名省、市级官员被追责,震动全国。
 
          在全国开展“大棚房”问题专项清理整治行动形势下,华容县政府必须权衡,作出选择。
 
          结果绿盎公司成为弃卒,只能承担侵占基本农田法律责任,因为领导是不会要你侵占基本农田的,领导只是没看见,不知道,失察而已。
 
          但有绿盎公司人员称,当地政府领导曾对他们口头允诺,你们先建,到时候再作农业设施用地调整。这位领导后来还出现在华容县政府组织的依法对绿盎山庄进行强拆行动现场。
 
          政府对企业应负责任,应予担当
 
          在脱贫奔小康,乡村振兴,招商引资压力下,地方政府突破法律法规红线,给予引进项目所谓的政策支持情形并不鲜见。绕过法律法规,跳过程序是条捷径,但如履薄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冰破人落水。“绿盎”案的症结所在,是华容县政府与绿盎公司双双踩踏国家农田耕地保护红线。
 
          有舆论认为华容县政府坑农、坑企业,迹象表明,县政府是相当看重绿盎生态农业园这个项目的,也尽其所能地给予了支持。招商引资,发展经济是地方政府工作中心重点,最能出政绩,没有不求政绩的地方领导,至少是县主要领导,不可能砸自已的锅,因此笔者以为指责华容县政府“坑农、坑企业”,有失公允。
 
          法制不健全,习惯于搞变通,为了地方利益,地方官员可以置法律法规如虚设,引一个项目进来,不依法依规依程序地引导项目建设,埋下的隐患一旦暴发,受损的往往是企业。因此官员严格依法行政,是对企业负责任。
 
          依法行政是对政府负责任。2018年12月中旬,因绿盎公司法人龙国荣被刑拘,华容县新河乡与绿盎公司合作的28户贫困农户种植的46亩花菜无人收购,投诉,新河乡政府只得出面承诺乡政府给予每亩1500元补贴,共计69000元。
 
          依法行政是对官员自已负责任,全国因失职被追责的官员不胜枚举。
 
          中国传统农业在向现代农业转变,新农村建设多元化发展,农村用地矛盾日渐突出,加上相应法律法规有待完善,官员引导可能会出现偏差,企业更有可能把握不准。出现情况后,只要是企业实打实地在干事,政府官员应为企业有所担当,而不是拂袖而去,甚至为了撇清自已,对企业落井下石。
 
          最近被岳阳市南湖新区拆除的龙山“青蛙乐园”,同样存在未批先建的问题,未批先建无疑违法,但为什么能建起来呢?应当深究,引以为戒。如果一再发生,会对岳阳投资环境造成影响。
 
          绿盎公司投资兴建绿盎山庄,并非一味鲁莽。一是绿盎农业园区项目已于2018年3月28日经华容县发改局审批立项备案,其中就包括乡村休闲观光餐饮。
 
          二是依据《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建设,该通知明确:兴建农业设施占用农用地的,不需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生产结束后,其占用地由经营者负责复耕,或按照“占一补一”要求负责补充占用的耕地。
 
          三是龙国荣称当地官员曾对他口头允诺“你们先建,建好后给你调规。”
 
         《通知》也明确:以农业为依托的休闲观光项目以及各类农业园区,涉及建设永久性餐饮、住宿、会议、大型停车场、工厂化农产品加工、中高档展销等的用地,不属于设施农用地范围,按非农建设用地管理。
 
          对照《通知》,绿盎公司员工作出擦边球式的解释:“公司建设绿盎山庄的初衷是为了向社会推介绿盎生产的绿色农产品,推广华容乡村旅游休闲观光产业,是整体项目的一个宣传推介平台,运营以来收效良好,但并无盈利。绿盎山庄建在抛荒地上,并非建在基本农田上,建筑物均为钢架构简易棚,便于项目结束后拆除,生鲜冷藏库、员工宿舍皆为生产经营需要而建,应当适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相关规定。但政府现在不但拆除了餐宿设施,连我们的生鲜冷藏库、员工宿舍、办公场所都要拆除,这样一来,绿盎项目就彻底垮了,公司遭受巨大损失。”
 
          一个蓝图美好的生态农业园区建设项目,在华容落地不久弄成这样,令人唏嘘!这起案件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正道比捷径稳健、踏实。

网友评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